1/22的口試順利結束,正思索著謝致該如何下筆


●瓦解是成長的開始

當天共有四位研究生進行論文口試,分別是我的伙伴(同學)、兩位學姐。我排第三場,伙伴排第一場。那天伙伴遭遇了老闆的重擊,而自己則受到了另一個極端的待遇:漠視。

比起伙伴被老闆砲轟了半小時,相較之下被漠視似乎狀況好些;但事實上,兩種態度對我們而言都是一個瓦解的過程。

畢竟,賣命這麼久,在最後卻是這樣的收場。上研究所以來,老闆對自己的批評勝過肯定,前方有許多優秀的學長姐引領著,但不管自己如何付出,終究獲得不了老闆的肯定。於是後來,告訴自己,是為自己作,而非為他人,作多作好、作好作壞都不是為了要獲得他人肯定、讚揚,只想對得起自己。

拼了半年的論文,多麼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在最後一刻被肯定,終究,還是失望了,甚至是瓦解了這師徒關係。

他們說,老闆不是頭一次在學生口試時離場。

老闆安排的兩位口試老師,很用心的評論我的論文,可能別人耳裡聽起來是在批評,但是我卻覺得很欣慰;總覺得有人願意給意見,比自己到處碰壁、瞎子摸象來得好。畢竟,這一路以來,時常被孤軍奮鬥的感覺淹沒。

瓦解了,又何嘗不是多胎換骨的開始?原來,瓦解是重生的臨門一腳。

口試通過,不再是任人宰割的研究生;遭受遺棄,可以堅強的活出自我;遭受批評,更能勇敢接受事實。


●成功是他人,失敗是自己。

有人苦笑,研究生生不如死。

的確,這些日子以來,難免被耗竭、窒息感淹沒。特別是隻身跑論文的這段期間,總覺得自己是在海面上的溺水者,無邊無際不知該往哪去,底下就是暗礁、洪流,因此只要伸手能抓住的東西,那怕是垃圾、漂流木,只要有活命的希望,都要死命地抓著。

口試的過程,不斷的提到研究參與者對我說的話語。儘管那些話語在當下對我而言很傷,但卻是在最後為我論文增值的金玉良言。

還有每次在我遇到亂流、觸礁時,被我伸手亂抓的師長、伙伴、同學、朋友們,現在想想,其實我抓到的不是漂流木也不是垃圾,而是一艄很紮實的帆船,得以讓我一帆風順,比其他人早一些靠岸了。

真的,成功是靠他人的協助,失敗要歸咎自己不夠努力。這是研究生涯最深刻的體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