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是一切的淵源。平安,誠可貴。


2008-1-1  零點46分
才說了沒幾句新年快樂,就再也說不出口了。因為,出車禍了,右車身被撞得西巴爛,車子被撞得打轉轉,還好速度不快,沒甩到安全島,轉了一圈後車子就停止。

我坐在副駕駛座,剛好就是對方迎頭撞上的那一側。副駕駛座後方的車窗全碎,前面擋風玻璃裂了三大痕好顯沒破,不然,我還真的毀容了。



沒有外傷,只有右半部全身酸痛,手肘有些微挫傷。

Jim 說我命大,對方的車頭整個迎頭撞上副駕駛座的車門,右側兩片右車門嚴重凹筍、全毀,後座車窗玻璃全碎,擋風玻璃也裂了好幾道,座椅連在一起成了情人座,車子右半部幾近全毀,唯獨副駕駛座的車窗毫無損傷



看一看照片,發現當時如果再慢個零點幾秒,我的2008就真的毀了。
這是我在車禍當時,驚魂未定的情況下錄的,現在看覺得自己挺苦中作樂



身上沒帶相機,所以用手機拍,但漆黑一片,只能勉強拍到我們車窗碎了滿地的狀況。

回想為什麼雙方都誤判沒車,是因為安全島上的樹長太高了,以致於雙方都被樹遮住沒看見對方,我瞧見對方撞上的那剎那,完全沒有踩煞車的跡象,因為根本來不及反應,對方的車頭也損毀,導致引擎無法發動(可見撞擊力多大)。

這些都不是重點,至少雙方的人都平安無事,後續理賠的事情,希望都能由保險公司來處理,因為誰都不願意發生這種事。發生意外已經夠擾人心,不想要再被後續的理賠、責任歸屬事情煩心。



本來想說要寫論文,就乖乖的哪裡的跨年活動都沒去。晚餐時經過電影院,看到午夜場特價100元,J 心動了衝去買,但後來臨時改了計畫提早兩個小時看電影,去看了'投名狀',然後就準備要回學校,沒想到在回程的路上出了車禍。

當下我真的有嚇到,因為目睹了對方迎頭撞上的那一幕,對方真的車速很快,但聲稱只有60,我看他們的車子時,想要開口叫 Jim 加速往前開,嘴巴都還沒張開,車子就被撞得天旋地轉了。轉得過程還聽到玻璃碎裂的聲音,心想:我的2008還沒開始就要完了。

還好,我們車速不快,沒有翻車,車子轉了一圈後即停止,我還清醒著,沒有絲毫外傷。

警察說,我們是閃紅燈的路口出來、對方是閃黃燈的出口,
如果以交通案件的責任歸屬來看,我們比較吃虧。心裡還真是哀怨,我們在閃紅燈處有踩煞車,確認無車後才直駛,都過了安全島和對向車道的中線,才被撞上。

到警局的時候,警察還頗混的。拿了一張白單什麼都還沒寫,簡單解說之後就要雙方駕駛簽名。我指著一欄:案發經過,問警察是不是要他們先填完再簽名,他才說:那個沒什麼,不然我先寫一寫再給你們簽。

後來,所謂的筆錄應該沒有做,我沒有看到所謂的筆錄紀錄。因為他只有打了一張簡單的要讓我們找保險公司的證明單及現場記錄圖給我們。就說,如果私下和解不了,再來做筆錄然後他們在送上去。是這樣的嗎?我其實還驚魂未定,當下沒注意到筆錄這件事情。而且天氣很冷,手很痛,只想趕快離開警察局。

嘉基的急診室,昨夜好忙,好多人都是跨年後出車禍去掛急診。我看到了許多血淋淋的畫面,深深的覺得自己算是幸運了。白天把車牽去車廠,技師看到車子西巴爛的模樣,很驚訝副駕駛座上的人居然無大礙。

還好,人無大事,但車子算毀了;以後,再也不能乘著小綠遊山玩水;未來,幾年內我不會有心情跨什麼年;希望,這是最後一次,而身邊的人也都能平安。






※題外話※
J 在2007年12月初時,讓全台知名的民雄柳瞎子算命,當時柳瞎子對 J 說明年會出車禍,要注意。沒想到才剛跨過年就出了這場意外,車子全毀但人平安,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處理完車禍的事情後,想要知道柳相士說指的車禍時點是農曆還是國曆,於是趕緊拿當天算命的錄音帶起來聽。不聽不打緊,聽完了全身起雞皮疙瘩。柳相士有提到今年農曆11月有一場意外事故,明年則有四次意外事故,時間點也都有講,有提到到其中一個意外會比較嚴重,建議祭改。

核對一下農民曆,今天還是農曆11月,...這樣看來還真的頗準的。雖然柳相士的部分說詞和現實有出入,但這場意外發生後,我們寧可信其有,這次的意外如果是柳相士預言之中算小的,那日後的意外真的令人不敢想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