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長春藤改成績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那天聽著老友勇仔說著在國小當替代役看到的故事:

    某小學某班的一位準畢業生,智育成績和另一位同學不相上下,但體育、德育成績沒有另一位同學優秀。那位畢業生的家長處心積慮地想靠著關說,請校長、教務長向導師說服:竄改德育、體育分數,只為了讓自己的小孩能在畢業時拿到"縣長獎"。

    家長、校長及教務長以"德育、體育"沒有一致評分標準為由,不斷地向老師施壓,在成績單送出去之前,要求老師將那位準畢業生的分數拉高一點。

    最後,那位老師並沒有屈服;而家長、校長、教務長也不再有所堅持。


醫療界有白色巨塔、學術圈有象牙塔,似乎不管身在何處,總會遇到令人灰心喪志的體制問題,竄改成績的事情就足夠讓學子輕易放棄對自己的努力,反正大家都走輕鬆後門,何苦念得死去活來?

當我聽到朋友的敘述後,第一個反應是:「拜託!小學成績能算什麼。」因為腦海裡還存留更多在高中、大學時期遇到關說成績的事件。

●大學時,最感到不公平的有兩種狀況:

有些同學平日不上課、報告亂寫甚至沒交,卻在期末打成績的時候跑去向老師上演"哭城記",或是家長跑來學校找老師"曉之以禮,動之以情",然後那些同學就低空過關了。

另一種情形是,全班第一名有豐厚的獎學金。但是大學、研究所大家修的課程都不一樣,老師評分標準也不一樣,部分貪圖獎學金的同學,總是挑選"好課"(輕鬆過關又高分);甚至,一整個學期翹得差不多,還能拿88分以上。



那天對朋友故事的反應,讓自己發現對這樣不公平的體制逐漸能釋懷,可能是我已經離開那樣的環境,但真正釋懷的是"長遠看待當下不公平的事"。

我跟勇仔說:「如果那位準畢業生真的拿到校長獎了,如果他的家長繼續為他求學路途護航,以後他會很慘,因為他會誤以為自己真的很優秀,然後就帶著偽優秀走他的人生,一帆風順的人是最禁不起挫折的,而事實上比他優秀的大有人在,說不定被打敗後就一決不振。」

一件事情的公平與不公平都是在那當下,但跳脫當下的情境脈絡去檢視後,就會發現:萬物的運行皆有其公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