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的研究生涯就像一個人生迴圈的縮影:

別人給的,隨時都能收回;現在作的,未來將都回到自身。


■別人給的隨時都能收回

C君是一位外表亮麗又會說話,很得學長、男性寵的女生。在那之前,L學長對C君疼愛有佳,除了常帶C君吃好料、遊玩之外,也陪伴C君度過情傷。

學期初,C君在一頓晚餐時對著上屬的博班L學長嚷嚷:

「我才不想像Y君領錢不做事呢!」

如果我沒記錯Y君在還沒開學的暑假就到學校找學長報到,並開始翻譯一些文獻了,只是Y君鮮少出現在研究室,於是總是帶給人沒做事的印象。

我當下深刻的記住了那句話,那時打從心裡好好的觀察C君做了多少事。

不用多久,比我想像中的還快,研究案期中報告的繳交日期快到了,那時正值學期期末報告煉獄。

L學長向其他研究助理抱怨C君實在是"白目又帶種"。

原來,L學長在最水深火熱時接收到C君想要休學唸書的訊息,在此之前C君負責的研究進度並無完成,還反問L學長會不會被收回之前領的薪資?

後續如何發展不得而知,但在研究案即將結案之際,L學長忍不住再次向其他研究助理指責C君的態度。

原來,C君在研究案執行的後半年度補習準備參加國考去了,研究案也因此停擺了三四個月。考完試C君說她很累要休息,學長也讓C君休息一陣子才進行研究案所須之訪談,沒想到眼看結案在即,C君尚未訪談到研究契約之一半參與者,但C君依舊無危機意識地開心度假去。

現在,L學長提起C君只淡淡的說:「就當作花錢看清一個人。」



■現在作的,未來都將回饋到自己身上

其實我並不同情L學長的處境,反倒認為是他促成"公主助理"的誕生。

L學長在我最低潮的時候跟我說:「如果是我底下的研究助理想要考國家考試,那我會讓他全力去衝刺,研究案的事情我自己扛就可以了。」

這句話對當時的我造成極大的殺傷力,因為L學長明明知道我所面對的上屬老闆及學長姐,無法像他那樣全職學生,扛起研究案的重擔。

同屆的同學儘管擔任研究助理,大部分研究報告都還是博班學長姐及老師撰寫,研究助理僅需執行問卷、訪談、翻譯文獻,相較之下,同門的V君,我們兩人各扛了一個研究案的重擔,在入學之前就已經到研究室報到,少了一個多月的暑假;由於老闆的作風和上屬學長姐的職務關係,舉凡行政雜務、出差執行問卷、訪談至最後的報告撰寫,都需要親力而為。

同學出去玩樂時我和同伴是隻身在跑研究案,面對老闆百變的情緒時常招架不住,最低潮的時候出現了許多憤世嫉俗的情緒,一度想休學。

慶幸有貴人的相助,當時得以苟延殘喘繼續念到碩二。

連續兩個研究案紮實的磨練下來,直到自己開始動手寫論文時,發現論文比想像中的順利。

現在畢業回想起來,其實都得敗那要命般的研究案執行經驗,研究案的架構比一般碩士論文大了三倍,於是習慣了研究案的大框架,面對小框架的論文變得很容易上手。也因為常出差,於是對資源籠絡和相關重要資訊聯繫的敏感度也提升很多。倘若沒有這些訓練作為前提,我無法在老闆開口要求口試之後一個多月內完成論文。



學長面對公主助理的擺爛,選擇收回他給的;學長對助理的寵逆換來自己扛起所有重擔;公主助理輕鬆領薪資,卻失去了學習的機會也換得身後臭名;犧牲了玩樂時間執行研究案,意外早些拿到碩士學位。

其實公平總是在不公平之後,別人給的隨時都能收回,自己做的不是得到就是學到,就像迴力標,只有出自於自身力量才會返回自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