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生相託、吉凶相救;福禍相依,患難相扶。外人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之;兄弟亂我兄弟者,視投名狀,必殺之。"



走出電影院,心情好沈重,不是不好看,而是人性被刻畫得太深刻。


"兄弟結義,各殺一人外人,從此,兄弟的命就是命,其他的人,皆可殺!生不能同生,死願同死"

投名狀」在古代就是忠誠之證,就像歃血為盟,意思是加入一個組織前,以該組織認可的行為表示忠心,所謂「但凡好漢們入伙,須要納投名狀,在本部電影以殺外人表示忠誠。

在現代社會,想要和一個朋友納這種要命的投名狀都不太可能了,更何況是一個陌生人。但沒辦法,那個背景,為了生存,投名狀形同是賣命的生存方式。

電影的前半部我一直沈浸在這三位濃厚生死情義的氛圍當中,但後半部開始,彷彿被拉回了現實生活,映入眼簾的是一幕幕彷彿日常生活遭遇的經驗,一直到散場,更加確定自己的生活就是在上演投名狀。

龐青雲的唯利是圖,認為自己是英雄、永遠是對的、有博大的憧憬...這樣偉大的理想、情操總是輕易的將身邊的人征服,但相對的手段亦是猛烈,故不得所謂的信、義。龐青雲的角色就像現實生活中的上司、權威人士...為了作大事、奪權、奪利,可以編織出許多美景、理由,掩蓋自己失信非義的行為。儼然就是活生生的一枚"兵不厭詐"。

趙二虎把兄弟的命視的比自己重,儘管不服氣,但只要是兄弟,再多的委屈他都願意承受;守信,言出必行。這樣的人,社會上是個好員工、好學生、好太太。偏偏這樣的人死穴也是在重義氣、信守承諾,因而容易落入他人設計。老實說,社會需要多一點這樣的人,但偏偏社會上像龐青雲的人是多了點。

江午陽就像初生之犢,無畏、單純。但就是太傻,思考邏輯一直線,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但事實上,眼見不一定為憑,也因此總是要到最後關頭才會知道真相。這種人,就像被家庭保護、呵護很好的人,對事情總是有一貫樂天的看法,對人是一貫的相信,對事是一貫的執著。沒有不好,畢竟傻人傻福,無知是一種幸福。


其實,對我而言衝擊對大的是龐青雲這個角色。不知怎麼,看完電影後,害怕自己會變成龐青雲。

念研究所、投考司法公務,為的就是希望自己能做更多事,幫助更多人。我也知道,人要作事,某些程度上需要權利、地位才能使力。但人一旦有權有力之後,逐漸就會忘卻初衷,或是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中,犧牲、利用了他人。

曾經那些患難與共的人,是否在為了幫助我的過程中受傷?

龐青雲的角色很難讓人斥責,甚至有可取之處。他圖的不是個人利益,而是自身認定的公眾利益,為了公眾利益進而犧牲了他認為必要犧牲的。說他奸詐狡猾太過,說他心機重,但我確同他部分的手段和謀略,畢竟事情有輕重緩急,他想得很清。

龐青雲在一開始就懂得裝死保命,進了山賊窟後,選擇適當時機慫恿山賊成兵,在進而讓自己成了將軍,東山再起,這表示了他一切的行為都是經過精心算計的。他不相信投名狀,他只相信另外兩個人能幫助他恢復勢力。

或許,像這樣的人性本質,應該是一開始就決定,投名狀只是加速了本質的發酵。


那自己呢?自己該將自己納入哪個名狀?










●官方網站:
 http://www.warlordsthemovie.co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