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子報報
自己的價值,自己去堅持。

先感謝我的大長官,在我選擇豁出去後,尊重且挺我的建議。

今天工作上遇到一個棘手的機構利益與個案利益的倫理衝突,以前都是在課本上看到這樣的倫理衝突情況,沒想到真的發生在自己工作上時,有種難以形容的壓力和困境。

在軍中,如果役男在中隊適應不好,大部分都被送去醫療組,個案離開高壓管制的環境(部隊),大部分狀況就會好很多,國軍部分則是會選擇驗退那些適應狀況較差的人。在替代役裡,沒有選擇的權利,卡在驗退標準值中間的人比比皆是,在我眼裡,並不是他們真的適應有問題,而是很多人成長的背景,和軍中的文化格格不入。

就連我自己,某些程度上,也是不適應的。

這次個案的情況剛好相反,一種場地的依賴、人的信任,對個案而言最好的環境是原來所待的單位。但偏偏幾次病發時間、地點也都是在原來所待的單位,導致長官們一致性地認為:調離原單位是最好的處理方式。

個案當然抗拒了,但他只是軍事體系中最低、最無權的階級,他的抗拒幾乎要被制度給淹沒,無力感排山倒海侵入他的體內。

他不是第一個對制度產生無力感的人,也絕對不會是最後一個。

今天整個上午都給了家長、個案和長官,從九點到下午兩點,但其中有兩個多小時,卡在軍事制度和個案利益找不到平衡點。老實說當時的我,壓力真的很大,我知道什麼樣的環境是個案想要的也是最好的;但是長官們的考量我也清楚,也要為長官們著想。

那兩個小時對我而言真的很折騰,我知道自己當下的角色是個協調者,更是關鍵的使能者,我可以感覺個案及其母親對我的期許,為他發聲;我更可以感受到長官無形的壓力,希望我作一個連帶保證人。

當我還陷在每個人立場的辯駁中,我看到個案被自己上屬長官的態度再度傷害了。長官沒有錯,於公,他有他職位上的考量,但也因為他僅出於自我立場的考量,忽略了個案最需要的其實是他的"相挺"。

我無法期待每個人都能做到同理心,畢竟這得要受過一些專業訓練(笑)。

最後讓我豁出去的關鍵也是在這,我想,如果連我都不挺個案,那他真的會成為制度的犧牲者。個案本身人格特質是好的,是對社會有貢獻的,只是在這樣軍事化的環境中,他的人格特質成為一種風險。

在面對上屬長官詢問最後的處遇建議時,其實我一點信心也沒有,所以用豁出去來形容我的行為。的確,在這裡,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這麼"直接"的跟大長官反應事情的來龍去脈。在許多人的眼裡,我成為挑戰體制的個體。

最後,萬分慶幸,大長官是挺我的。


張老師督導和家長詢問我為何有勇氣去向上層說出最直接的建議?我當下說不出個所以然,但是後來仔細想想,是大長官給我的能量,過去幾個月來,在面對各式各樣個案問題的抉擇時,大長官沒有任何一次否定我的建議,甚至,平日開口閉口愛開玩笑說:尊重專業!我想,這應該就是我在體制中工作最大的動力來源。


不管在哪裡,當人們得知自己是被信賴、被尊重時,就會一無反顧地去衝去拼命。

由衷感謝的,是每一個個案對我的信任,給了我學習和試誤的機會。


home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