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役男入伍時常出現不適應的狀況,還是我身上表現出不適應的模樣,亦或者這是個軍營的問候語,每個長官只要看到我,在等待的時間或吃飯閒暇時,都喜歡問我:『還適應這裡嗎?』

      報到後,尾牙一同上台表演的督察一向很照顧我,今天中午在餐廳用餐剛好坐在同一桌,又再度關心了我適應的問題。

      我笑著回答:「目前為止沒有感覺到太大的困難,也有可能是我神經太大條,沒有注意到什麼細節。」

      督察對我說,這樣有兩種情況,一種是真的神經太大條,一種是我年輕

      我表現出很疑惑的臉孔,因為真的聽不懂話語的意思。他繼續說:「你這樣的年紀,大家都會比較包容妳,再來是妳態度很真誠,工作態度積極又會主動發問。」

      我接著點頭回答:「那應該是前者,大家比較包容我。」

      說到包容這部分,讓我想到日前某兩位助理,欠書逾期沒還,收到我發出去的還書通知單後反彈很大,可能以前真的沒有役男敢跟長官催討還書吧,而當事人則表示前助理不會這麼做(指催還書)。但那次真的只是奉科長之命清點圖書財產,他們的反彈態度和動作讓我有點中流彈的感覺,但沒過多久我就把這件事情忘光了。

      因為他們書也還了,還自己取消借書權限,以後逾期名單上絕對不會有他們了。同樣收到還書通知單的副執行秘書(目前本訓練班最大長官),就沒有像那兩位助理一樣反彈,反而很不好意思的隔天就將書歸還,然後還問問圖書館有沒有缺書,他可以捐書,日後也捐了不少書在圖書館。

      果然,真正稱為長官的,度量很大。

      那次,我真的感受到自己的行為是被包容的,老實說以軍中的氛圍來講,紅豆泥如果是役男應該早就被釘死了。

      目前為止,紅豆泥還是很安分地完成自己分內的業務,盡量不要有讓人找碴的機會。說輕鬆到也還好,每件事情都還是報請長官後才能安心執行,也可能犯防念了六年後,對封閉體系內的黑幕已經很適應了。

   唯獨對自己的堅持:適應環境但不順應不正之事

      想起Sally之前分享自己的期許:在公家機關中作個不像公務員的公務員。很多事情感覺上是情勢所逼,但自己的界線和原則還是由自我把持,我很喜歡目前公家機關正常上下班、放假的生活模式,但更期許自己在擁有那麼多社會資源時,能把自己位置上的職能完全發揮。


 

 

homen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