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家裡包粽子,紅豆泥幫老媽處理鹹鴨蛋。

以前是"看"得一手好功夫,到今天才發現鹹鴨蛋實在有夠不討喜,雖然我很愛吃粽子的鹹鴨蛋。

一顆生的鹹鴨蛋怎麼變成粽子裡的蛋黃哩?處理過程實在有夠繁複,難怪大家越來越愛買現成的,現成的很貴捏,什麼都漲的情況下,鹹鴨蛋自己動手處理。

●老媽先示範了敲鹹鴨蛋取蛋黃的方式:

準備了一個大鍋子盛放蛋白,一開始還心想為啥要那麼大的鍋子?後來隨即明白。
步驟:拿起蛋、敲一敲、撥開來、倒蛋白、取蛋黃(這不是廢話嗎?)


就這樣,老媽相信我之前在早餐店訓練出來的打蛋功夫,就把一整鍋的鹹鴨蛋丟給我,自己逕行去洗月桂葉。隨後,紅豆泥和鹹鴨蛋譜出了一段腥羶的戀曲:

鹹鴨蛋的蛋殼比雞蛋還要硬上幾倍,起初我還不清楚,於是都很溫柔地敲打蛋殼,於是常遭遇失敗。就是蛋殼外表都已經快碎了,還是沒有一絲縫細可以讓人撥開。

有一顆蛋殼實在有夠頑劣,再加上我施力過大,蛋白噴得我整個裙子都是就算了,居然還滑近裙頭縫細(牛仔裙),然後繼續從腰滑向大腿、小腿,搞得全身都是臭鴨蛋味。頭一次想要大喊:「媽~你不用包粽子了啦,我們買現成的也可以。」

模樣如圖↓,很明顯的前幾顆蛋的蛋殼都已經碎了,撥開的比例和痕跡都很暴力,想當然我的手也都是鴨蛋白~忍不住要說:鹹鴨蛋真的不是普通臭。還好,撥到第十顆時,比較知道怎麼施力,取蛋黃也順利許多。



取出十五顆鹹鴨蛋的蛋黃後,進行下一步:切蛋黃。


●再來示範傳統的咬線切蛋黃:

步驟:咬著線、拿蛋黃、繞一圈、用力拉、分開來(又是廢話)。


我實在忍不住佩服老媽,什麼年代了居然有人還這樣在切蛋黃的。生活智慧王及小吃店都已經進化到用工具或將線綁在牆上來切蛋黃(或皮蛋),怎麼我家老媽這麼可愛,堅持用這方式。

不過模樣感覺很好玩,紅豆泥信心滿滿地有樣學樣。

悲慘的事情又發生了:老媽沒有交代線要用門牙咬緊一點,一開始我只用嘴巴稍微含著,結果第一顆蛋黃在我施力要切下去的時候,嘴中的線不斷往下滑,我一緊張趕緊把線用嘴巴吸回來,結果不小心吃到沾了生蛋黃的線了!  實在有夠噁~

後來死命咬牙切齒的把線咬住,咬到臉都快抽筋,終於把蛋黃給切完了...



不過賣像不是很好,因為蛋黃滑溜溜地,在施力要切蛋黃時手容易滑掉,結果蛋黃常常不是被切成兩半,而是 1/3 或 1/4 的比例被切開來,哈哈哈~能吃就好!

後來老媽包粽子的時候還發現有一顆根本沒有切開來,於是我樂得跟她講:「那這一個包一個粽子給我給我~」哈哈哈!一整個私心想要獨吞一顆蛋黃。



第一次切鹹鴨蛋蛋黃心得:實在有夠臭

★一個大疑問:剩下來的一大鍋鹹鴨蛋的蛋白該怎麼處理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