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子報報
自己的價值,自己去堅持。
其實,長春藤改成績事件只是冰山的一角,那天聽著老友勇仔說著在國小當替代役看到的故事:

    某小學某班的一位準畢業生,智育成績和另一位同學不相上下,但體育、德育成績沒有另一位同學優秀。那位畢業生的家長處心積慮地想靠著關說,請校長、教務長向導師說服:竄改德育、體育分數,只為了讓自己的小孩能在畢業時拿到"縣長獎"。

    家長、校長及教務長以"德育、體育"沒有一致評分標準為由,不斷地向老師施壓,在成績單送出去之前,要求老師將那位準畢業生的分數拉高一點。

    最後,那位老師並沒有屈服;而家長、校長、教務長也不再有所堅持。


醫療界有白色巨塔、學術圈有象牙塔,似乎不管身在何處,總會遇到令人灰心喪志的體制問題,竄改成績的事情就足夠讓學子輕易放棄對自己的努力,反正大家都走輕鬆後門,何苦念得死去活來?

當我聽到朋友的敘述後,第一個反應是:「拜託!小學成績能算什麼。」因為腦海裡還存留更多在高中、大學時期遇到關說成績的事件。

●大學時,最感到不公平的有兩種狀況:

有些同學平日不上課、報告亂寫甚至沒交,卻在期末打成績的時候跑去向老師上演"哭城記",或是家長跑來學校找老師"曉之以禮,動之以情",然後那些同學就低空過關了。

另一種情形是,全班第一名有豐厚的獎學金。但是大學、研究所大家修的課程都不一樣,老師評分標準也不一樣,部分貪圖獎學金的同學,總是挑選"好課"(輕鬆過關又高分);甚至,一整個學期翹得差不多,還能拿88分以上。



那天對朋友故事的反應,讓自己發現對這樣不公平的體制逐漸能釋懷,可能是我已經離開那樣的環境,但真正釋懷的是"長遠看待當下不公平的事"。

我跟勇仔說:「如果那位準畢業生真的拿到校長獎了,如果他的家長繼續為他求學路途護航,以後他會很慘,因為他會誤以為自己真的很優秀,然後就帶著偽優秀走他的人生,一帆風順的人是最禁不起挫折的,而事實上比他優秀的大有人在,說不定被打敗後就一決不振。」

一件事情的公平與不公平都是在那當下,但跳脫當下的情境脈絡去檢視後,就會發現:萬物的運行皆有其公理

創作者介紹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Varina
  • 有些學校好像也是看錢不看成績的

    唉...苦讀的學生誰能懂
  • 要看在上位者的領導風格吧。

    有些主管階級重視個人社交勝過於教學,那當然在這樣體制下的學子比較辛苦。

    畢竟,人有權有勢後很容易忘了初衷。

    輪轉猴 於 2008/04/14 16:23 回覆

  • copact
  • 這只是小事情...
    沒被掩蓋好的事實罷了

    揭疤 :屬權利不均的小動作
    政治 :屬於揭疤的範圍
  • 好深奧的論點,不過我認同。

    政治圈裡頭爭奪的就是權力,完全屬於揭疤的範圍。

    難怪大家都說:政治黑暗阿..XD

    輪轉猴 於 2008/04/14 16:25 回覆

  • Julia1492
  • Well, I am glad that the teacher did not give in to the pressure. From what I have read, this kind of behaviour also happened overseas in some universities where they accept lots of international students. Even though some students are not as competent as their peers, the universities still let them graudate. No wonder a post university degree does not mean anything anymore. Shameful!
  • me,too.

    我很高興見到老師沒有屈服,有這樣的老師捍衛學生的努力真的是件好事!

    似乎,只要是人類社會牽涉到權利都免不了會有這樣不公平體制存在,畢竟體制也是人制訂出來的。

    以前對於這方面的事情看法比較憤世嫉俗,現在逐漸學會用較長遠的角度去看,自己就比較舒服。選擇相信:物盡天擇,不適者終究會被淘汰,只是時機未到。

    輪轉猴 於 2008/04/14 16:30 回覆

  • T.C.
  • 修正一下喔^^

    爭論點是縣長獎。事件的結論(就我所知的部分)-老師並未妥協,而上級也不再有所堅持!但值得思考的是-台灣的教育體制或改革-似乎沒有成效,更別說進步了。希望新政府能有新作為,畢竟小孩是未來的棟樑^^!
  • 已更正喔,謝謝。

    以前我也會期待政府期待那些權利者能多做點事。但是現在我倒是傾向要求自己多做一點,畢竟,體制的問題不是光靠一些人就能改革完成的^^。

    輪轉猴 於 2008/04/14 16: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