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奮力一搏,剩下24小時。

按照常理,口試前一週要將口試本送到口試委員的手裡,但我還在作垂死掙扎。

今天打電話親自跟口委道歉,並告訴他們口試本會晚幾天送上,一位口委老師打趣的跟我說要扣分,我應答:是應該要扣。隨即跟老師確認寄送口試本的地點。

我的老闆,十分忙碌,於是大部分撰寫論文的過程都要靠自己把關。老闆昨天要我趕緊寫一寫,先交出一個初稿就好。我能了解老闆的出發點,畢竟老闆已經退休,再加上年事已高還要在他校擔當行政主管,我們是閉門弟子,當然希望一起讓我們畢業。

從一個月前剛訪談完接受催生開始,我內心掙扎也抗拒了很久一段時間,甚至一度對自己的論文嘔氣。

現在,大局已定,能作的就是盡自己最大的力量讓先前的努力不付諸流水,不要在最後關頭功虧一簣。

毅然決然的決定遲交,按照自己排的進度奮力一搏,不想要再讓外界的紛擾亂了自己的陣腳。

不奢求自己的論文能完美,也不期待能有多大的貢獻,只想對自己有個交代,為這研究生涯以及大學所學呈現在人生的第一本著作;不管好壞,只想對自己有個交代,為自己的生命歷程添一筆獨特的色彩。



創作者介紹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