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有人說:不安於分,那到底什麼是本分?



比如說,自己念了研究所之後,最常被身邊的過來人念我不安分,外務太多...等,我很迷惑,像是跟同學的聚餐、同樂,好像是身為學生的一分事,但是到了研究所,玩樂似乎是不安分。

又似乎談戀愛,似乎就應該一對一的進行,但也總是有人會一對多、多對一,在沒有婚約的前提之下,似乎合乎本分,但多重關係又總會被訴說為不安分。

那,安分守己到底是什麼?

研一的時候我知道比起其他所自己玩的很兇,但在他人沒有看到的時候也很拼命的想要盡研究生的本分。

到了研二,開始寫論文了,老闆催生了,J 和 Sally再三叮嚀我外務要推掉,同樣的我也提醒身邊的同學,現在我們的身份,寫論文勝過打工賺錢、玩樂、搞人際、戀愛。

但是,同時我還是老闆的學生、還是好友的吐訴對象(相對朋友也是我的陪伴者)、還是爸媽的女兒、還是老弟老妹的姊姊、還是男友的情人...。

我知道自己現在全心全意安於作研究生,生產論文。但同時,家裡也發生了一些事,朋友的邀約再三拒絕,好友的婚禮可能要爽約(但紅包一定會到),禁玩樂的同時也就是沒能約會...。


我很想盡每個本分,但到底怎麼取捨才能夠安分又守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