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了一個夢,夢見J日夜作息顛倒、脾氣變古怪,原來是吸毒了...。

夢境裡的場景,是再熟悉不過的 J 家,J 總是對著家人及我大吼大叫,說話語無倫次,日夜作息顛倒,而我直覺懷疑,是不是接觸了毒品?

J 承認後,我幾近絕望,因為在場沒有比我更了解,要戒毒的希望趨近於零,儘管有那奇蹟,也是要花上一生、賠上一輩子,才可能換得那一絲絲的奇蹟。儘管作了很多相關的研究,碰上了很多個案,但今天自己碰上了,卻是如此的無能為力。

在最後一刻,J 毒癮發作受不了,就在我眼前用針施打海洛因,瞬間,我整個人崩潰,嚎啕大哭。

然後...就醒了,全身都是汗,心有餘悸。


隔天,跟 J 屢次的詢問,他是否有接觸藥物,當然,J 反笑我想太多。朋友也說我壓力太大,作研究案的後遺症。

的確,我壓力大時,生理都會產生許多直率的反應,不是作惡夢,就是深夜可怕的磨牙。

升高中考試那年,作了一個夢中夢,夢見自己在房間睡覺在作夢,夢中的我被許多屍體追殺,夢中的我驚醒後看見落地窗外打雷閃電,閃電時,看見一個骷顱頭坐在國中上課桌椅上,現實的我嚇醒了,但外頭真的在閃電,落地窗外...沒有骷顱頭。

升大學聯考那年,夢見自己和所有認識的人要去旅遊,到了目的地才發現那是一片墓園,墓園裡的屍體都不見了,大家幫忙尋找。我在墓園附近一間學校樓梯間找到了一堆白色半透明的塑膠袋裝起來的屍體,清楚的看見袋子裡的屍體面貌,都是水腫、蒼白的...。嚇醒了,幾天後,華航空難,新聞描述那些掉落海中乘客的模樣...彷彿又回到夢境。

起初,害怕作惡夢,往往嚇醒後不敢睡;後來,翻翻解夢書,為自己找惡夢的情緒出口;現在,試圖尋找自己的壓力源。


這次,或許是論文吧。雖然我不是以毒品為題材,但論文中許多個案都曾為毒癮者,在了解了他們人生經歷和生命過程後,反而我找不到對自己的角色定位。

保持客觀中立固然重要,但是個案願意分享的前提是建立在彼此的信任和安全感。我不想拿了自己所需後拍拍屁股就走,這關係不應該是建立在單方得利,畢竟他們沒有義務也可以拒絕我。我比他們幸運,也確信自己比他們更有能力爭取到社會資源,既然我已經知道了,能夠充而不聞嗎?

或許,這夢反應了我對現象的無能為力。

我在孕育一個論文,起初一個自己尚不清楚模樣的孩子,現在輪廓越來越明顯,但得知了孩子可能已經存在某些缺陷,該如何補救?

希望跟夢境不同的是,我有辦法解決,而不是於事無補的崩潰大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輪轉猴 的頭像
輪轉猴

☆紅豆泥‧找樂子‧想一二☆

輪轉猴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